说到这个,陆白杨眼睛都亮了,“我要考军校,这两年每天早上都跟我哥一起跑圈晨练。”

    大雄恍然,“难怪你体力这么好,你觉得以我的成绩能考上军校么。”

    陆白杨耸肩,“这我哪儿知道,你去问一下班主任呗,他对咱们的成绩最了解也了解各个大学每年的招生情况和招生分数,说不定能给你一个很好的建议。”

    他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呢,可不敢随便给人出主意,他都还是个孩子呢,怎么能负责得起别人的未来。

    大雄挠挠头,“也对,白杨,谢谢你。”

    陆白杨喝着汽水,“不用,我没说什么,谢谢你的汽水。”

    两个少年互相道别,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对未来的向往。

    校运会之后,陆白杨有继续他三点一线的学习生涯,要说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身边多了个大雄。

    以前一下课就喜欢在走廊上走来走去,用小眼神期待地看着隔壁班的门口的大雄,自从跟陆白杨聊过之后就一改常态,就算隔壁班的小云从他们班走过,他也不会抬一下头。

    他已经跟班主任聊过了,班主任说以他的成绩考上军校还是有希望的,他长这么大好不容易有了“娶隔壁班小云回家”之外的想法。

    小云是靠不住的,人家只是把他当成鱼塘里的那一条不起眼的鱼,他能抓住的只有自己的未来。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就到第二年的六月份了,陆衫松果真如姜青黎预感的那样,不仅周末没回家连寒假都没有回来。

    听说是跟老师进实验室然后又去了一趟西北,真的应了陆白杨那句话,读个书就跟始终了似的。

    陆青青二月底生了个男孩儿,那时,陆衫松正跟着老师去西北,只是拜托到京市出差的师兄帮忙送了个具有当地特色的礼物。

    陆青青抱着四个月大的儿子,看着比陆白杨这个准高考生还要紧张。今天是弟弟参加高考的时间,她不放心,一早就带着儿子回到哥哥家。

    “时间快到了,东西再检查一遍,看都带上了没有,咱们准备出发。”

    陆白杨,“姐,放心吧,我已经检查过了,全都带上了。”

    看着自家姐姐抱着外甥在他面前来回走动,陆白杨本就有些紧张现在变得更紧张了。

    姜青黎一看这样不行,“大丰,快带青青和小磊回屋,日头大别把孩子晒破皮了。”

    贺大丰连忙拥着妻子回屋,他低声道,“青青咱们快进屋,白杨都被你搞紧张了。”

    陆青青这才依依不舍地抱着儿子回屋,她还想亲自送弟弟去考场来者,不过听了丈夫的话只能强忍着不舍。

    “白杨加油,姐相信你。”

    姜青黎扶额,“走,咱们出发咯。”

    小雨点也跟着说,“出发咯,叔叔最棒,叔叔加油。”

    姜青黎有些感慨,才二十八岁的她已经连续送考两次了,下一次送考估计得等到十几年后了。

    两辆车,陆川柏搭着妻子和女儿,贺大丰搭着陆白杨。

    “幸好赶上了,姐夫,这辆车让给我吧,您再回去骑一辆。”

    陆衫松气喘吁吁道,从西北回来后,他一边高强度学习,一边跟着老师做研究,前段时间他们研究的东西进入到最后关头,大家都在实验室里打地铺,二十四小时轮流守着机器看数据。

    就在刚才他们终于成功了,从实验室出来之后他马不停蹄地赶回来。

    陆白杨跳下车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家伙,你终于舍得回来了,我还想着你是不是忘了我要高考了。

    我去,好臭,你几天没洗澡了。”

    陆衫松一直都很爱干净,小小的时候就每天坚持洗脸刷牙,衣服从来都是干干净净的。

    小时候玩了一天回到家,他的衣服就跟在泥潭里打滚一般,不过陆衫松的衣服还是跟早上出门时那么干净。

    他第一次看到自家弟弟这么不修边幅,整个人就跟刚从腌菜坛子里出来一样,这么在乎形象的弟弟为了给他送考脸形象都不要了,这让他有些感动。

    陆衫松,“可不得回来么,为了你我牺牲打发了,你要是考不好都对不起我这份心。”

    陆白杨,“……你还是回去好好洗漱休息吧,看你这黑眼圈比国宝都重。我还怕你一会儿骑车骑到一半就打瞌睡。”

    姜青黎,“行了,都别打嘴皮子了,白杨,让你哥载你,衫松到你姐夫那辆车,我自己骑一辆。”

    别说陆白杨,就连她也不放心陆衫松骑车带人。

    抹了,她还戏谑地看着陆衫松,“衫松需要绳子么,你哥车篮子里有绳子。”

    陆衫松,“……,不用,谢谢嫂子。”

    一行人继续出发去往考场,陆白杨的考场不在本校,离他们家有点远,骑车过去得半个小时,幸好他们的车子是改装过的,如果是踩自行车得踩一个小时。

    姜青黎和陆白杨担心的事儿没有发生,陆衫松还是很靠谱的,一直把人送到考场他都还很精神。

    陆衫松给陆白杨加油打气,“加油,咱们兄妹几个能不能全员大学生全看你了。”

    陆白杨鼻孔朝天,“你就瞧着吧,我一定能考上大学。”他这两年的努力不是白瞎的。

    目送陆白杨进了考场,几人才转身回家。

    “哎,衫松你没事儿吧。”

    贺大丰一手扶着车,一手扶着小舅子。

    陆衫松努力睁开眼,“姐夫,我没事儿,就是有些累了,咱们回去吧。”

    他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每天只睡四个钟,刚才全凭‘送哥哥进考场’的意志在支撑着。

    现在哥哥终于进入考场,他一下子就忍不住了。

    姜青黎有些心疼,“你到外边叫辆三轮车,衫松要支撑不住了。”

    陆川柏点头先用背带将女儿背在背上才出去,没一会儿就叫来了一辆三轮车,陆衫松上了三轮车就彻底睡着了,一路到家都没醒,还是陆川柏把他抱进屋里。

    陆青青等人吓了一跳,还以为他怎么了,听了几人的解释才放下心来。

    几人看着他呼呼大睡,都有些心疼,大家不自觉地放低了声音,连小雨点说话都跟说悄悄话似的,走路更是踮着脚踮走,唯恐脚步声太重了吵醒小叔叔。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 穿成早死炮灰,手撕男女主最新章节书目,按(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手机上阅读穿成早死炮灰,手撕男女主:http://m.feishuwx.net/chuanchengzaosipaohuishousinannvzhu/

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小说阅读网,无弹窗小说网,小说免费阅读,TXT免费阅读,无需注册,无需积分!小说阅读网注册会员,就送书架!小说迷必备工具!
推荐阅读: 唐俏儿沈惊觉 快穿九十九式 闪婚嫁给植物人老公后:我真香了! 五行双修 美漫:开局获得喜羊羊模板 禁区 搬空候府后,揣着孕肚去逃荒 被弃养后,我靠玄学直播爆红了 纵她骄矜 大佬的冲喜傻妻
穿成早死炮灰,手撕男女主最新章节第485章 这样就很好(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