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帝国的普通人来说,战后心理综合症比较罕见——漠视生命的人,通常没有这么脆弱。

    在联邦,这种情况也不是很多,但确实存在真实的案例。

    男人是C级战士,但是无法融入社会,甚至都不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

    娶了老婆之后,女人的收入占大头,男人也不在意妻子的私生活。

    ——有人能接纳他,已经不错了,而且妻子也确实支撑起了家庭的大部分费用。

    这次女人受了委屈,他去讨说法,又被人痛打,直接激怒了他。

    等他伤好之后,策划了一系列的暗杀行动,甚至杀掉了两个军方的B级。

    后来军方派出高手,了结了此人,还没收了他全部的家产。

    而他的妻子不但失业了,还背负起了沉重的债务。

    这种结局,引起了他昔日战友的不满,要向军方讨个说法。

    ——那位杀人固然不对,为什么不能令其上战场赎罪,一定要置之死地而后快?

    简单来说,这是属于自卫军阵营和军方之间的矛盾。

    事情不算大,但是自卫军的人无法忍受,可是这种时候,直接硬杠军方也很难。

    男人的战友试图通过舆论来给军方施加压力——毕竟联邦不比帝国,信息壁垒不太强。

    然而事实证明,这种敏感的信息,不可能出现在网络上。

    对言论的筛选和控制,可不是哪一个国嘉的专利。

    就连小湖得到这个信息,也是因为官方删除信息不及时。

    如果它稍微懒惰一点,错过了这一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看到。

    曲涧磊当然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但是现在对立的两方,正是他要绞尽脑汁对付的。

    于是他跟大家商量,“这是個很好的切入点,搞一下?”

    没有人反对这个意见,本特利甚至提出了一个建议,“两边都杀!”

    这个主意确实有点没人性,但是跟希望四号星那种惨剧比起来,也不算太过分。

    起码他选择的目标,是联邦的战斗人员,而不是普通人。

    不过曲涧磊表示反对,“不要这么着急,先动军方的人。”

    营养剂支持他的决定,“两边的人都杀,容易惹人生疑,,挑事的痕迹有点明显。”

    接下来的几天里,军方的人陆续遭到了袭杀,痕迹很明显,都是跟老兵之死有关的人。

    其中还包括围攻老兵的一帮高手。

    袭杀并不是每次都能成功,但是袭击者总能及时逃脱。

    军方也不是傻瓜,很快就通过遇袭人员,锁定了事件源头。

    然而,这事处理起来不是很方便,军方此前把事情按了下去,现在也没办法搞大。

    所以他们只能向相关人等发出预警,希望他们老实待在军营里。

    与此同时,他们还向官府施加压力,还派出了新的高手,组队查找可能的凶手。

    ——不反击是不可能的,那是助长凶手的嚣张气焰,甚至是对分离势力的纵容。

    比较让人郁闷的是,他们并不能锁定嫌疑人。

    因为可能的嫌疑人实在太多了,甚至他们能确定,出手偷袭的不止一人。

    可军方能做的,只是尽可能地监控嫌疑重的人。

    这种情况下,曲涧磊团队的人真的是太容易蒙混过关了。

    当一名A级的军官被袭杀之后,军方终于无法忍耐了。

    这位A级并没有涉及此前的事,只是组队出来抓凶手的战力之一。

    此人的警惕心并不差,执行的是蹲守任务,然后稀里糊涂地发现,自己中毒了。

    A级的毒抗是很强的,发现中毒之后,他果断地放弃蹲守,一边求救,一边向外冲。

    然后他被两支激光狙击枪打成了筛子。

    如果不是中毒,他披的铠在短期内完全挡得住这一轮攻击。

    更让军方气愤是,前来救援的队伍也遭到了袭击,二死三伤。

    等到大部队赶到的时候,袭击者早就不见了踪影!

    这一次遇袭,彻底点燃了军方的怒火——你们还没完了是吧?

    不是没有人觉得这种袭击蹊跷,但是……真就没有证据。

    军方觉得必须打压这种势头了,否则就是助长分离势力的气焰。

    于是事态越发地不可控了。

    按说官府能对自卫军做有效的约束,起码他们是出钱的金主。

    但是紧接着,自卫军里也出现了死人,正是那名老兵最好的战友。

    此人是重点监控的对象,已经被软禁了起来,结果被看守的军士击杀了。

    凶手身负看守之责,绝对不是自卫军的同情者,事实上他非常痛恨分离势力。

    杀人之后他想要逃走,但是跟他共同看守嫌疑人的,还有自卫军里的中立派。

    他打伤了中立派,然而也没有跑多远,当晚就被抓获。

    根据凶手的交代,他当时是越想越气,头脑一热,就杀人了!

    这个理由……真的很让人无语,军方甚至认为,他可能被什么手段影响了神智。

    但是这话,彻底惹恼了自卫军上下:影响了神智……那打伤我们同僚,又是为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老兵的妻子又发动自卫军,为自己死去的老公讨公道。

    事态发展到这一步,真是彻底的乱了,接下来,甚至有无关的军士被杀死!

    这里面肯定夹杂了别的恩怨情仇,但是事态彻底失控了。

    军方终于痛下决心,决定辣手整治乱象——防止分裂是他们的使命。

    已经有些清醒的人感觉到了蹊跷,然而舆论大势已成,谁都无法螳臂当车。

    当一名自卫军的A级军官被术法杀死之后,已经没有人能冷静地对待局势了。

    ——不是没人呼吁冷静,但是旋即就被人打伤甚至杀死了。

    群体性情绪,真不是说说而已,有人开始悬赏军方的人头也不奇怪。

    然而,情势越乱,军方的态度越强硬,关键时刻绝对不能手软。

    接着就有军方至高出手,镇押了一批疑似分裂者的势力,还杀掉了两个A级。

    紧接着,军方派来了援兵,表面说是维护特雷斯的正常秩序,实则是撑腰来的。

    大部分援兵并没有降落,只是在太空里列出了舰队。

    然而这已经够了,所有人都能品出其中的味道:敢再折腾,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这摆明是帮亲不帮理的态度,让自卫军上下越发地恼火了。

    这一天夜里,托尼坐在医院的大厅,眉头紧皱。

    他是自卫军特雷斯军区的星战教官,因为局势混乱,被勒令待在军区宿舍不得外出。

    刚才他的孙子在院子里玩耍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的激光打断了大腿。

    要知道,这可是自卫军的军区宿舍,而这样的乱象出现不止一次了。

    军区宿舍里只有急救站,想要治疗,必须把伤者送往医院。

    托尼一直在行伍中,结婚很晚,这个孙子是他最疼爱的长孙。

    他只能层层申请,获得许可之后,才带着卫兵,将孙子送到了医院。

    按说他是积年的A级,又是教官,手下有的是人用。

    但是他不放心,必须亲自走一趟,因为他担心对方会继续下杀手。

    托尼认为,这不是偶然事件,因为那名死去的老兵,曾经是他的部下!

    老兵抽调到军方参加任务,审核环节都是经他手的。

    后来他也适度声援过老兵,但是并没有过分的行动。

    可是现在,还是被人盯上了……这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托尼骨子里,也有点分裂倾向,但他认为那是乡土情怀,自己还是拎得清轻重的。

    就算声援老兵,他也是通过正规渠道向上反应——站在他的角度,不反应才是不正常的。

    不过跟自家人私下聊的时候,他对军方也多有怨气。

    他正在愁眉不展,远处走来了一男一女,正激烈地争论着。

    合着这两位是来医院探望一位长辈,却发现人不在这个医院,还不方便打问。

    男人想多去几家医院看看,女人表示反对,说现在戒严期间,太不方便了。

    而且现在外面真的很不太平,浑水摸鱼的人也很多。

    男人却信心满满地表示,谁敢对付自己,那就等着接受至高的怒火吧。

    两人越说越激动,甚至停下脚步,站在那里争辩了起来。

    托尼身边是有卫兵的,不过对方距离他尚远,卫兵只管保护好他就行。

    一男一女并没有吵多久,最后男人悻悻地说了一句,“总是怕这怕那,做人还有乐趣吗?”

    托尼听到这话,顿时就是一个激灵——也是啊,我辛苦修炼一场,为了什么?

    原本他是极力压抑这种想法的,但是这一刻,闸门彻底被打开了。

    等他收回思路,却发现那一男一女已经离开了。

    他没有安排卫兵去追,因为现在的情势不允许——军情部可不是吃素的。

    而且对方虽然是貌似偶遇,谁也说不清,里面会不会有陷阱。

    但是想到孙子不明不白地挨了一枪,他心里越发地不舒服了——我辛苦修炼为了啥?

    下一刻,他咬一咬牙,暗暗对自己说,“必须要做点什么了。”

    与此同时,营养剂正在向曲涧磊抱怨,“这个托尼,我感觉也够呛。”

    “怎么这里的人,都没什么血性呢?”

    (更新到,召唤月票、追订和推荐票。)

    (本章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最新章节书目,按(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手机上阅读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http://m.feishuwx.net/jhlsjr/

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小说阅读网,无弹窗小说网,小说免费阅读,TXT免费阅读,无需注册,无需积分!小说阅读网注册会员,就送书架!小说迷必备工具!
推荐阅读: 开局一功法,我靠修仙末世囤货 探秘万生石 火种计划 一只哥斯拉的时空之旅 天堂武装信使 机武风暴 诡异抄 盛世谋臣 盘珠子 骑着恐龙在末世
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最新章节第1373章 摊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