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最新章节 > 沉吟至今 第一千两百七十一章:发牌

    庄家围绕场一圈回到荷官处时视为完成了一轮游戏,每一轮游戏中筹码最低的赌客和他的筹码会被从赌桌上除外。

    这是荷官宣读的游戏规则,同时,路明非和苏晓樯在这张赌桌上也亲眼见到了很多次,这个规则的施行。

    “这张赌桌上不需要菜鸡哦。”荷官的几个脑袋蜿蜒地俯视着那个刺青男人。

    男人忽然脸色发狠,抬手五指曲起就按向了肩膀,那只蹲在他肩上的透明镰鼬被精准地抓住了脖颈扭断,骨片扎穿了他的手掌鲜血四溢,肾上腺素和恐惧已经淹没了剧痛,他转身带倒椅子就向着黑暗狂奔。

    赌桌上的荷官不紧不慢地哼着歌,手上灵活地洗着扑克牌,它的其中一个头颅在哼歌的期间用正常人听不见的频率发出了尖啸,巨大的空间中骤然响起了一阵“气流”声!

    借着吊灯的余光可以看见一团血色的雾笼罩了地上的尸体,在短短数秒钟后雾气散开,地上什么都没有剩下,只有被尖喙利爪撕挠过的地面。

    路明非沉默地注视着那团血雾消失在了黑暗中——这里根本就是一个巨大的巢穴,成千上万的镰鼬倒挂在穹顶,密密麻麻的暗金嗜血的瞳眸盯住赌桌上的可口人肉们,只等着女皇一声令下,就将这些送上门的猎物撕成碎片。

    不是赌桌上的玩家不想逃到安全的地方,而是赌桌周围就是这里唯一的安全区,只有待在荷官的身边,这些疯狂的镰鼬才不会主动攻击他们,而那个疯跑出去的男人

    不到几秒钟的时间,赌桌上的每个人就听见了气流的狂乱呼啸,以及一道撕心裂肺地哀嚎,半秒,一切陷入寂静。

    “让我们愉快地开始下一轮游戏吧。”荷官收拢了桌上的扑克牌,骨骼翼手稍微扫出一些气流,那些轻薄的暗金色骨制的卡牌就被掀飞起来落到它的手中,磁吸一般在它本不应该那么灵活的翼手里翻飞,港式赌片中各种不科学的花哨洗牌法在那些气流的操纵下完美地复刻了出来,赏心悦目。

    然而看见这一幕的赌客们没有一个鼓掌称好的,他们不约而同地看向了路明非和苏晓樯这两人,表情阴森沉郁,眼底藏着焦急和慌乱。

    洗好的扑克牌流水瀑布般落到桌上堆叠起来,荷官的骨翼稍微一扫,骨质的卡牌被一一投掷到了六位玩家手中,每人两张手牌,中央五张未揭开的公牌。

    与此同时,每个玩家背后的囚笼都打开了,一个筹码,也就是一个人头走了出来,不难猜测控制他们走出的是他们肩膀上站立的镰鼬,有这些镰鼬作为“司机”,不怕蒙着眼睛会撞着东西,也不怕他们慌不择路地逃跑。

    现在场上除了路明非和苏晓樯以外,压完这一次底池的固定筹码,另外四个人的囚笼里分别还剩下:5、4、4、3。

    荷官背后也有着一批囚笼,他的筹码还有惊人的22个。

    每个人都偷偷看起了自己的底牌,同时观察其他玩家的脸色——或者说他们都在看路明非和苏晓樯这两边的脸色。

    路明非看了一眼手里的底牌,又看了一眼苏晓樯,两人的表情相当微妙。

    A一对。

    这是路明非的底牌。

    顺带一提,上一轮是3一对是他拿到过的最小的牌。

    从他坐上这张桌子开始,荷官发给他的牌就从来没有过杂牌,最小的都是对子,AK同色和连接性极强的牌比比皆是,他有种强烈的错觉,那就是他在玩德州短牌,别人都是正常在玩长牌(短牌的游戏玩法与传统德州扑克大体相同,但是去除了2、3、4、5四种点数的16张牌,只留下36张牌进行博弈,中牌概率大,经常出现玩家拿着手牌舍不得丢的情况)。

    他觉得自己后台风灵月影忘记关了,但他又找不到后台程序,显得很尴尬。

    和路明非一样有些无所适从的还有苏晓樯。

    顺带一提,苏晓樯是先一步路明非坐在这张桌子上的,在路明非到之前,从囚笼里的筹码来看,一直都是苏晓樯在赢,基本属于是通杀的情况,发生在路明非身上的事情一样发生在苏晓樯身上,他们两个人似乎就像之前说的那样.运气好过头了。

    路明非怀疑自己再来迟一步,苏晓樯都可能凑够50个筹码走人了,而他来之后似乎也分润了不少苏晓樯的运气,两人处于了一种齐头并进的状态。

    两个人都一直在赢,所以其他人就得输,在路明非刚刚来的时候这个赌桌上有12个人,现在只剩下6个。

    现在路明非身后的囚笼里满打满算有45个人,苏晓樯少一点,但也有39个,也就是说这一轮他们两人运气稍微好一点,就能同时凑够筹码离开这里。

    倒也是巧合,剩下四家的筹码刚刚好剩下16个,分润道路明非和苏晓樯这边正好够他们两个人赎身离开。

    但代价就是两人要亲手在牌桌上送这四个人步刚才那个男人的后尘。

    公牌被打开了前三张,分别是:红桃8,方片8,红桃A。

    路明非完美凑成天葫芦,自己的两张A和公牌再度组成一个满堂红的牌型。

    “活活活活,庄家先说话,那就先跟一个看看吧?”荷官一个头颅转向自己身后的囚笼扬了扬脑袋,里面被迫走出了一个人站到了宽阔的光源之下。

    荷官下注结束,该路明非说话。

    路明非扫了一眼那几个脸色难看的玩家背后所剩无几的囚笼,面无表情地心中估算了一下轮次后,将手牌覆盖在桌上,招手,“梭。”

    背后的一排囚笼应声打开,45个人浩浩荡荡地走出,来到了筹码堆积区,光源下他们排得整整齐齐的,身上也忍不住因为寒冷而颤抖。

    “不跟。”路明非的下家几乎是咬着牙根子说出这句话,将手里的牌丢了出去。

    “不跟。”苏晓樯随手丢掉自己抓到的“8A”,她很清楚自己现在应该是场上第二大的牌型,路明非梭哈,很明显手里抓着“A”,她不考虑路明非可能是单“8”凑到天三条梭哈的可能性,就算存在这种可能,她也不会去跟,因为路明非梭哈了,自己如果赢过路明非,那么路明非就惨了。

    是的,两个人在打配合。

    这个赌桌上没有明文规定玩家不能打配合,从路明非入座开始,苏晓樯就有意无意地把手里的筹码往对方那里送,但后来她发现路明非的运气似乎和她一样好,就没有再这么做,专心开始打自己的牌。

    路明非下重注的时候,苏晓樯普遍都是弃牌,反之亦然,他们在疯狂地吸取其他玩家的筹码,所有人都快要在这种攻势下支撑不住了。

    “不跟。”苏晓樯的下家,一个已经快要输红眼的女人咬牙弃牌。

    “不跟。”再下家,一个年轻的女人也弃牌。

    “我不跟!”最后一家,一个穿着板正马甲套衬衫的男人已经有些疯狂了,说话都在颤抖,他背后的囚笼里只站着3个人,这意味着他的倒计时丧钟最快敲响,3轮内如果他无法增加自己的筹码数,在固定下注的3轮后他将迎来死亡。

    绕回庄家说话,九个脑袋的荷官现在要么弃牌,要么跟路明非梭哈才能继续玩下这一把游戏,很明显它没这个胆色,十八只暗金的瞳眸滴溜溜一转,翼手就把牌给覆了推出去,嘴里嘀嘀咕咕道,“不跟不跟,疯了才跟,谁上来就梭哈的?算我被你唬到了!”

    底池中的人群浩浩荡荡地又从灯源下走回了路明非的囚笼里,路明非坐躺在椅子里盯着荷官,而苏晓樯也同样看着这个镰鼬女皇。

    作为荷官,镰鼬女皇也是参赌进了这场游戏,但它的下注方式很稳健,并且牌技相当出色,就像是一台异形计算机,能精准地计算自己的手牌胜率,在德州扑克里这种高数学运算功能可以占得相当大的优势——这是直到苏晓樯和路明非出现之前的情况。

    在路明非和苏晓樯出现后,两人那不讲道理的强运一路横扫整张赌桌,荷官在吃过一两次亏后,下注方式就小心翼翼了起来,几乎每次都是河牌阶段以前就弃牌走人,虽然和其他玩家一样在输,但它却是输得最慢的一个,这也和之前它就积累了大量筹码的原因有关。

    收回扑克牌,荷官再度熟练地进行洗牌,这时,那个输到快要疯狂的马甲男人突然看向路明非,红着眼睛提醒,“朋友!你人数够了!你可以走了!”

    在这场牌开始的时候,固定下注后的路明非有45个人头,一次梭哈赢得了底池里的7个人头,他现在背后的囚笼里应该挤满了52个人头整。按照荷官定下的规则,满50个人头可以赎身,路明非的确可以申请去下一关了。

    路明非抬头看了一眼说话的那个男人,又看向了荷官问,“如果我选择赎身,这些人会怎么样?”

    他指的这些人,自然就是背后囚笼中被当做筹码的普通人,他们被荷官规定作为筹码,只能听从肩膀上镰鼬的指挥机械性地移动位置,倘若有不规矩的筹码,当即就会被镰鼬处刑,同时这笔亏损只能让持有筹码的玩家自己承担。

    “不会怎么样,快走吧!算我求你了!”马甲男人嘶哑地喊道。

    “会死哦。”苏晓樯淡淡地说。

    新的卡牌已经发到了每个玩家的手中,苏晓樯翻看着自己的底牌平静地说,“在我刚刚来的时候还不太熟悉德州的游戏模式,当时场上有一个金发的,说话很讨人厌的西班牙女人,用诈唬的方法从我这里赢去了一些筹码,成功花了50个筹码赎身逃走了,在她走后,荷官打开了装有50个人的囚笼,然后镰鼬把里面的所有人吃干净了,一个不剩。”

    “我就说宣读规则里的‘消耗50个筹码’听起来感觉怪怪的,原来消耗筹码是这个消耗法啊。”路明非叹了口气,看向苏晓樯,“难怪直到我来你都没跑,原来是这个说法。”

    苏晓樯摇了摇头没说话。

    在路明非来之前,她其实早就有机会赎身走人了,但却一直刻意控制在50以下,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拍拍屁股选择走入,自己背后囚笼里那五十多条性命就会付之一炬,那些渴血的吸血镰会把里面的普通人吃得渣滓都不剩下。

    在涉及龙类危机的情况下,执行部专员应当优先保护普通人,这是执行部条例里的铁律,苏晓樯即使是临时专员,也恪守着这条法则。

    “那又跟你有什么关系?管好自己不好吗?你救不了所有人!救救你自己吧!”马甲男人急迫地说着,同时看向正在公式化洗牌的荷官。

    路明非沉吟了片刻,看向苏晓樯,发现苏晓樯早在盯着他,对上视线后对方轻轻点了点头,默然回答了他心中那个酝酿了很久的念头,两人的想法一拍即合。

    “发牌吧。”在桌上其余玩家死了全家般的表情中,路明非抬手示意荷官发牌。

    “来咯来咯!有人裤子都要输掉咯,桀桀桀,想跑吗?想跑可以,但你今晚得留下一条手这是汇丰银行的本票,除了一只手我还要赌你一双眼睛!”荷官念叨着不知道什么电影里的吊诡台词,熟练地给每一个玩家发牌。

    路明非看都没看一眼自己的牌,直接fold掉了。

    苏晓樯看见路明非fold了,又观察了一下其他玩家的底池,也是牌都没看,但却是跟进大筹码,“ALL IN,人就不用从笼子里出来了,应该没人敢跟吧?”

    “我跟!跟你ALL IN!”马甲男人忽然双手锤击赌桌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他抬起头,眼睛血红一片。

    “多熬过一个回合不好吗?非要现在急着走?”苏晓樯看着这个男人奇怪地问。

    “我就不信你运气把把这么好!荷官,我要求封牌!开牌由你来!其他人都不准碰桌面上的牌!”马甲男人抬手指着苏晓樯的鼻子低吼,“她肯定作弊了!这把她不准碰牌!”

    苏晓樯抬了抬手,示意没问题,荷官将苏晓樯和男人的牌挪到了赌桌较为中间的地方,其余三家人都选择了弃牌。

    马甲男人背后铁笼里最后的两个人走了出来,这是他最后的赌资了,输光了就会落得之前那些死无全尸的人一个下场,但他已经不管不顾了,他觉得这把是个机会,因为苏晓樯从头到尾都没看过牌,也没碰过牌,如果他能吃下这一把,筹码就会回到较为安全的10个。如果不赌,那么两轮后他的筹码因为固定底池限额总会归零,到时候也是难逃一死。

    “一对一单挑。”荷官自己也弃牌了,他依次翻开了五张公牌。

    红桃K,梅花K,红心K,方片J,黑桃J

    马甲男人的牌被翻开了,是A一对,看见这个底牌后他忽然笑出了声音。

    然而,在苏晓樯的底牌被荷官翻开时,他的笑声戛然而止。

    “AK”苏晓樯的底牌和公牌凑成了“四条”也就是“炸弹”的牌型,这是仅次于同花顺的牌型,四条出现的概率约为四千分之一,也就是每四千手牌才能出现一次四条,在这种盲梭的局面下出现了。

    ps:今天下乡烧烤,借我外公车给我两个朋友开。

    朋友A白天进村被来车逼停剐蹭到坏掉突出路面的防护栏留下一条杠,我心说完蛋。

    朋友B一直叹息说他才是老司机,他开就不会有问题,然后朋友B开车带我们去鱼塘钓鱼,没看到盲区突出的石块,剐蹭车门下板条,我心说哦豁。

    朋友A评价朋友B人不行别怪路不平,接手驾驶座,开车在断头路忽然一个颠簸,全车五个人默契沉默,下车去看保险杠情况。

    于是就有了这么一幕,回家后我外公站在路边黑着脸,我们几个站在马路牙子上手里拿着手机开电筒照着车面一个接一个说:

    “这条杠是我撞的。”

    “这个剐蹭是我弄的。”

    “保险杠好像没什么问题。”

    每说一句,老辈子脸就黑一分,没开车的我上楼就开始哄老辈子,哄到现在。

    你问我为什么不开车,他们剐蹭的时候我在后排拿手机刷科一。

    (本章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最新章节书目,按(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手机上阅读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http://m.feishuwx.net/meiqianshangdaxuedewozhinengqutulongle/

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小说阅读网,无弹窗小说网,小说免费阅读,TXT免费阅读,无需注册,无需积分!小说阅读网注册会员,就送书架!小说迷必备工具!
推荐阅读: 人在木叶,这个鸣人躺平了 被拒绝后,我成了世一教 盘龙,我以地系超脱 和灰风一起穿越到战锤40K 网游之修罗传说 荣耀归于白鹿巷 我的宇宙冒险泰裤辣! 日式妖怪居酒屋 霍格沃茨之归途 文明之万界领主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最新章节第一千两百八十章:前任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