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秦功最新章节 > 正文卷 第六百零六章:昌文君的疑惑,突如其来的伏兵

    天色未亮,伴随着离开被褥,严寒刺骨的感觉瞬间袭来。

    白衍穿戴好衣甲,拿起木架上的名剑湛卢,离开房门,院子内,天色都还尚未明亮,昏暗的夜色中,走廊下来往巡视的侍女、仆从,见到白衍起床,连忙低头让路,随即拿着手中的烛灯,为白衍引路。

    这世上的士族子弟到底有多惬意,就如同这钟吾城内,传言昔日钟离氏中,钟离主族的那些子弟,每一人,都有上百个专属的侍女伺候。

    听到这句话,白衍没什么感觉。

    然而当真的住进钟离郝准备的府邸,即便白衍再三有言无需要张扬,但如同眼下这般,很多时候白衍也都感觉到士族的那种惬意。

    半个时辰后,天色朦胧渐亮之时。

    一众秦国将军,还有铁骑将领,全都聚集在府邸院子之中,见到白衍,众人目光纷纷看去。

    “将军!”

    “将军!!”

    所有将军纷纷拱手打礼,牤看到白衍到来,连忙上前。

    白衍看着牤,随后目光扫视所有将军、将领,看着他们一张张面孔。

    “诸位!昔日,昌平君、昌文君在郢陈背叛秦国,背叛王上,致使秦军二十万将士,死在楚地,亦让吾等,被围在楚东。今日!楚王心腹大将景骐,以及秦国叛将昌文君,统领楚国大军袭来,此乃尔等立功之时,破楚之际。今日!尔等将为秦国,立下不世之功!载于史简,存于千秋!”

    白衍站在走廊下,当着所有秦国将军、将领的面,一字一句的说道。

    曾经是谁有过背叛秦国,投降楚国的念头,如今已经不重要,不世之功就在前面,只要灭了楚军,过了今日,一切都会翻篇。

    所有人都是秦国功臣。

    所有人所做之事,都会记载下来,为后世所阅,为后人所传,百年后,身虽亡,名则存!

    院子旁的走廊下。

    白衍说完,缓缓一手拿起湛卢,高举过额头。

    在众人的目光中,寒风拂过,朦胧的天色中,伴随着白衍的几缕长发随风飘动,这让白衍本就看起来阴暗的脸庞,在所有人眼里,隐约浮现一股萧杀之气。

    “望千百年后,世人言之,破楚者,诸将也!亡楚者……秦也!”

    白衍说到这里,感受着寒风拂脸,眼神微微泛起一丝凌厉,目光也望向院子上,那逐渐变亮的天色。

    而另一边。

    别说牤这个屠夫出身的人,就是鸠,以及所有秦国将军、将领,听到白衍的话,想到那些场景,眼神也变得灼热起来,呼吸都略微急促一些,一股豪气缓缓浮现在所有人的心底。

    就连昔日跟随枞的那些秦军将领,此时也明显的感觉到,跟随白衍与跟着枞,有着明显的差别。

    随着白衍的话音落下,院子内的所有秦国将军、铁骑将领,全都抬起手,对着白衍打礼,眼神满是炽热的看着前方走廊下,高举湛卢的白衍。

    “愿随将军赴战!”

    “愿随将军赴战!!!”

    牤、鸠,还有一众将军、将领,全都对着白衍,异口同声的说道,语气之中满是坚定。

    伴随着一声声振奋人心的话语。

    这一幕,也让四周的所有侍女、仆从,还有不远处走廊下,不知何时到来的钟离郝、钟离川兄弟二人,一脸吃惊。

    身旁除去仆从跟随,还带着三个少女的钟离郝、钟离川兄弟二人,此时远远的望着白衍,眼神之中满是钦佩、叹服。

    别说在钟吾城,就是曾经在楚国、魏国,在他们接触的所有将军中,都从无一人能如白衍这般,如此让人向往,情不自禁的让人愿为其效力。

    要知道院子内,两日前,不乏一些秦国将领,都还是白衍的敌人,而眼下,那些人,都愿意跟随白衍去战场杀敌。

    那般愿意放下过往的魄力,或许也是白衍与其他将军,最大的区别。

    想到这里,不管是钟离郝还是钟离川,都看向彼此,眼中有些无奈,昨晚他们本已经安排酒宴,本想安排族中的女子为白衍倒酒,即便不能为白衍之妻,若能为白衍添一子嗣,日后也无需担忧,白衍与钟离氏的关系。

    可惜,不曾想白衍以要事为由婉拒,说这酒,要等到得胜之日再饮。

    转过头。

    看着院子里的所有秦国将军、将领,都随着白衍离开院子,钟离郝、钟离川眼下,也只能等着白衍的消息。

    “姬儿,你们先回去吧!”

    钟离郝转过身,对着一名少女开口说道。

    而跟在钟离身旁的三个钟离氏少女,看着所有秦国将军已经离去,空荡荡的院子,回想方才的场景,依旧美眸异彩连连,即便她们三人,皆是女子,但心中依旧忍不住有些庆幸,幸好跟着族兄、族伯过来。

    没想到传言的秦将白衍,当真如传言那般!

    若是能把自己交给这样一个将军,想一想……

    随着一个个念头,三个钟离氏的少女,俏脸都忍不住有些向往,倾慕之心并非男子独有,女子亦有芳心悸动之时。

    “是,叔伯!”

    名叫钟离姬的少女,听到叔伯钟离郝的话,乖巧的点点头,看向一旁的两个族姐,美眸之中闪过一抹得意,论年龄,她比两个长姐都年轻,论懂事乖巧,她也不曾躲让,更重要的是,虽说都是美人,但她的模样,依旧也要比两个族姐更美一些,在两个族姐之上,连叔伯父亲他们,都原是安排让她去接触白衍将军。

    这两个族姐,拿什么与她争,待白衍将军得胜归来之日,陪伴将军之人,一定是她。

    …………………………

    茫茫白雪覆盖下,山川河流皆是雪景,往日翠绿之色尽数不见,取而代之的,全都是厚厚的积雪覆盖在树上。

    “让将士们再走快些,务必要尽快抵达钟吾城!”

    景骐穿着厚厚的绸衣,绸衣中有特制的厚厚毛绒层,这也是士族之人最喜欢穿的衣物。

    百年前,别说其他诸国,就连秦国将军领兵,都不一定要穿戴衣甲,特别是地位越高的人,越不喜欢穿着衣甲,直到后面秦国与赵国,才逐渐开始变得与其他诸国不一样,领兵的将军,越来越多人都穿戴衣甲,并且战马也取代战车。

    但燕国、齐国、楚国,却依旧保留着传统,领兵之时,衣甲可穿可不穿,只要帅旗在就好。

    毕竟各有国情!

    像楚国,此时景骐身后虽说有七万楚国大军,并且还全都是楚军中的精锐,但这七万兵马之中,不仅仅有黄氏一族的私兵,更有景氏、屈氏、昭氏等等世家大族的私兵,这还不包括其他士族的精锐。

    为何很多人都说,楚国自有国情,这便是原因之一,并且这也是与秦国,以及经历胡服骑射后的赵国,二者之间最大不同之处。

    “也不知道枞,能否顺利解决掉钟吾城内的秦军铁骑!”

    景骐吩咐部将之后,便转过头,看向一旁的昌文君。

    “钟吾城内的秦军铁骑,并没有多少,加之没有防备,只要枞准备得当,除掉铁骑轻而易举,况且待吾等抵达钟吾城,城内秦军铁骑,也势必无暇顾及其他城门!”

    昌文君也与景骐,一同骑着战马,听到景骐的话,并没有过多担心。

    在无数亲信护卫之中,昌文君望着四周的山川、险要,对于景骐的担心,昌文君反倒不以为意。

    昌文君领兵的习惯,便是逢敌便战,遇城则攻,这点弟子李信,便很好的体现出来,可惜昌文君后面决定叛秦,并且利用李信,否则若是在秦国的话,李信便是昌文君最满意继承自己才能的人。

    “希望如此!若是出现意外,不能夺下钟吾城,吾等也须在其他地方的秦军回援之前,立即撤离钟吾城!”

    景骐听到昌文君的话后,点点头,但还是轻声说了一句。

    这也不能怪景骐太小心,而是冒着大雪从险要之地一路前往钟吾城,虽说有秦国叛将枞,作为楚军内应,也有大雪阻拦秦军援兵,但景骐清楚,若是没有出意外还好,万一发生意外,本是阻碍秦军驰援的大雪,也变相的把楚军粮草辎重给隔绝。

    若楚军不能进钟吾城,所有将士们自带的干粮,根本不足以支撑几日。

    “白衍不会知道枞已经叛秦!”

    昌文君听到景骐的话后,摇头回答道,随后也皱起眉头:“此番若是不能占领钟吾城,这便意味着,楚国大军短时间内,无法封锁秦军通往齐国的路,从而夺回楚国与齐国接壤之地曲阜,没有曲阜一地,楚国想要从齐国运来粮粟,便再无可能!”

    说完后,昌文君一脸阴郁,谁都没想到,短短几日内,楚国四地的粮草囤积之地,全部给烧毁,也直到这时候,所有人才知道,白衍为何灭魏国后,毫不犹豫的领兵直接攻打曲阜。

    粮!!!

    切断楚国与齐国的来往,从而围楚国,毁其粮!这便是白衍一开始的目的。

    昔日,昌文君在秦国朝堂位极人臣,对秦国无比了解,他比景骐更清楚,白衍目的一旦做到,来年开春,秦国再次发兵之日,很可能便是楚国亡国之时。

    在楚国各地粮仓被烧毁后,比拼国力,各有心思的楚国士大家族,怎可能比得上秦国。

    没有粮草辎重作为楚国大军的补给,迟早会有一天,被秦国接连不断的进攻,仅有亡国这一条路。

    白衍之谋,属实好狠!

    不过从始至终昌文君都不明白,为何在秦国为将的白衍,会对楚国粮草重地,如此清楚,甚至比他与兄长,乃至楚国朝堂的大臣,都要知道得更为详细。

    这怎么可能!

    昌文君始终想不明白,一些重要的粮仓之地,知晓之人寥寥无几,连景骐看到被烧毁的消息时,都错愕在原地,不知道到底是谁出卖这个消息给秦国,更不明白,除了项燕将军等寥寥数人,还有谁知道这些消息。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让昌文君困惑。

    为何楚国之中,会有那么多楚人,帮助白衍对付楚国?

    “粮草!白衍……”

    景骐听到昌文君的话,深深无奈的叹口气,以往在楚国,那张让人看一眼便害怕的脸,此刻也露出一些迷茫。

    白衍入楚至今,所有手段,都让景骐难以琢磨。

    此前项燕将军已经送来消息,景骐也得知遂阳城那里发生的所有事情,其实在得知遂阳城的事情后,景骐甚至已经动了一些与秦国议和的念头。

    白衍此人,太过可怕!即便是在雁门见过白衍后,心里对白衍已经无比忌惮,白衍入楚,以有所准备,但此番,白衍领兵攻打楚国表露出的能力,依旧让景骐心悸,甚至是恐慌。

    说起来景骐也觉得好笑,在楚国,人人都害怕他,不管是楚王身旁的妃子,还是楚王的族人,甚至是那些楚国公子,没人不怕他,更别说楚国之中的诸多士族。

    可对于白衍,景骐心中却是浮现一股恐惧,那是对一个人,无法掌控,深深无能无力的恐惧感。

    眼下。

    看着这白茫茫的一片山谷,景骐已经想好,此番若是奇袭钟吾城失败,他便回寿春,与秦使议和。

    以楚东所有秦军士卒,还有所有秦军将领的命,换曲阜一地,还有白衍一人的命,只要秦王答应放弃曲阜一地,还有白衍的命,楚国能让秦军安然无恙的离开,甚至魏地,都可以商议。

    白衍必须死!无论如何都要死,绝不能活着离开楚地!这是景骐唯一的条件,也是唯一的底线。

    “此番能顺利夺下钟吾城,借助大雪,从而灭掉所有秦军,那是最好,而若是不能,景骐打算……”

    景骐思索间,正准备与昌平君提前通个气,不过还没等开口说完,忽然间,余光就看到四周的山谷上,突然出现密密麻麻的人,那些人全部都穿着衣甲。

    衣甲,士卒!这是足以让景骐此时脑海一惊的念头,然而当着看清那些士卒是秦卒后,伴随着一支支突然竖起的秦字黑旗,这一幕,则彻底让景骐整个人都心凉、泛冷起来,再也没有心思说下去。

    “有埋伏!”

    景骐大喊道。

    其实无需景骐大喊,随着山谷两旁密密麻麻的秦军出现,绵延整个山谷之时,所有楚国士卒,全都慌乱起来。

    “有埋伏!!!”

    “是秦军!!是秦军!!!”

    “快保护将军!!!”

    “快!”

    数日以来的积雪,伴随着满山遍野的雪景,一直都没融化多少,此时却在无数惊慌的声音中,不断被眼花缭乱的脚步踩踏。

    楚国大军内,数万人乱做一团,匆忙之间,想要结阵防御。

    景骐与昌文君骑着战马,此刻也一脸惊骇,不可置信的看着山谷两旁,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幕。

    到底怎么回事?

    为何山谷上会有那么多的秦军,埋伏在此处?

    莫非枞没有叛变?不可能!别说昌文君,就是景骐都摇了摇头,枞有足矣让其被灭族的把柄,在他们楚国手里,枞绝对不可能有胆子背叛,更何况他们许诺枞的封赏,都是秦王嬴政绝不可能会给的。

    绝不是枞叛变!

    若是枞有一丝丝叛变的可能,景骐的心性,绝对不会答应,与昌文君一同领兵,突袭钟吾城。

    可眼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看着四周所有楚国大军的士卒,全都乱做一团,又看到秦军士卒,似乎在山谷上,开始滚动雪球,见到这一幕,昌文君与景骐对视一眼。

    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眼下当务之急,是必须尽早突围。

    这个地势,在雪天之中,根本无法靠结阵抵御秦军!

    想到这里,景骐回过神。

    “传我命令,撤!全军将士,全部回撤!!!”

    景骐连忙对着身旁的将领下令道。

    而就在景骐的话方才落下的瞬间,随着两旁山谷上无数秦军士卒纷纷举起弓弩,将士,对着山下放箭,刹那间,密集的箭矢便如同落雨一般。

    惨叫声到处都是,楚国大军的士卒中箭而亡的身影,随处可见。

    在混乱之中,无数楚军士卒为了躲避箭雨,拥挤躲闪间,要么被推倒在地,要么被绊倒,混乱下根本没机会起身,不断被无数人踩踏,甚至被落下的箭矢射中身体,绝望的倒在地上,逐渐没了声息,鲜红的血水在地上的积雪中蔓延,积雪很快便被血水染红,缓缓融化。

    纷乱不清的楚国大军中,即便是景骐的命令,都没这般容易下达,士卒已经惊慌,纷纷想着如何活命,乱箭之下,人人自危,景骐麾下的楚国将军得到景骐的命令,在混乱之中,也根本无法快速的传递到下一级将领,这也是为何被埋伏时,从古至今,绝大多数大军都会损伤惨重的原因,就连昔日李信麾下二十万秦军,亦是如此。

    “将军小心!”

    “快保护将军!!!”

    密集的箭雨中,景骐与昌文君身旁的亲信士卒,不断看到有人中箭落马倒下。

    这一幕映入景骐与昌文君眼里,二人都还来不及反应,一旁一个个楚国将军,便连忙拔剑上前。

    “保护将军!!!”

    在景骐心腹将领的怒吼中,楚军中手持盾牌的士卒,纷纷往景骐这里靠拢,在景骐与昌文君身旁,高高举起,抵挡那些射来的箭矢,一些亲信士卒也拿着其他士卒送来盾牌,高高举起,保护着景骐与昌文君。

    所有盾牌手都一边抵挡,一边慢慢朝着来时的方向走着。

    四周到处都是其他楚军士卒的惨叫声,手持盾牌的楚军士卒,几乎每一步,都要跨过一具,甚至两三具倒在一起的尸体,甚至时不时,一个巨石,突然滚落而来,无数手持盾牌的楚军士卒,顷刻间便被巨石撞飞倒地。

    积雪虽说阻拦巨石不少力道,起到缓冲的作用,但陡峭斜长的陡坡,楚军士卒所有防御,在巨大的滚石面前,根本无法抵挡丝毫。

    然而还没走多远,好不容易方才渡过最陡峭的地方,就在楚军来时的方向,一股数量多到数不清的秦军士卒,手持黑色的秦国旗帜,密密麻麻的出现在谷道内,挡住楚国大军的退路,另一边钟吾城的方向,也有数不清的秦国大军杀来。

    景骐与昌文君看到这一幕,全都一脸煞白,别说他们二人,就是其他楚国将军,将领,士卒,此刻哪里还不清楚,他们已经被秦军团团包围。

    “怎会有那么多秦军?”

    昌文君想不通,不断看着四周的秦军,以昌文君领兵多年的经验,几乎一瞬间便断定,就是眼前看到的秦军士卒,数量都已经不下五万。

    这已经远远超出距离钟吾城的秦国大军数量,到底怎么回事?

    为何会有那么多秦军在这里?

    “杀出去!!!”

    景骐顾不得其他,心性狠辣的他,与昌文君不同,一步步全靠自己爬的景骐,在绝境之下,反而冷静下来,心中泛起一丝阴狠。

    景骐清楚,今日杀不出去,他与昌文君,很可能便是下一个庞涓,下一个李信。

    在景骐的命令下,所有楚国将领,纷纷统领着膝下部将,朝着来时方向的秦军杀去。

    混乱之中,感受着一枚枚箭矢落下,身旁的将军、士卒,不断被射杀倒地,景骐在拥挤之间,在数不清的亲信保护下,撤离之际,无意间看了山谷上一眼。

    这不看还好,一看,景骐蓦然发现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

    “不可能,白衍,他怎会在此……”

    景骐一脸惊愕的望着那人影,去过雁门见过白衍的景骐,即便隔着很远,都清楚自己绝对不会看错。

    但景骐无论如何都不明白,为何白衍会在这里,看着远处站在山谷上,望向这里的白衍,此时景骐脑海里第一个念头,那便是之前得到的消息说,白衍已经领兵回洪城!!!

    此时。

    见到白衍,景骐脸色愈加苍白,终于醒悟过来,消息有误!

    景骐看着远处山谷上的白衍,脑海浮现一抹绝望,景骐清楚,白衍的出现,意味着这里的秦军,绝对不会少,甚至……比楚军还要多!!!

    昌文君在混乱中,也察觉到景骐的不对劲,顺着景骐的目光看去,当远远的看着,站在山谷上的那道熟悉的人影时,昌文君也瞬间瞳孔一缩。

    “不可能!绝不可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 秦功最新章节书目,按(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手机上阅读秦功:http://m.feishuwx.net/qingong1/

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小说阅读网,无弹窗小说网,小说免费阅读,TXT免费阅读,无需注册,无需积分!小说阅读网注册会员,就送书架!小说迷必备工具!
推荐阅读: 风流公务员 重生印度之高人一等 三国:开局误认吕布为岳父 大明公务员 穿成暴君的早死小青梅后,全家火葬场了 新书 苟出一个盛唐 大灰狼 我愿如星君如月 捡到一本三国志
秦功最新章节第六百八十六章:莺氏之死!莺氏的亡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