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天命成凰最新章节 > 第1784章 只有他不想要,没有他得不到

    “后来我用了些计谋让她跟了我,她年纪小,没有承受过什么情爱,在情爱之中,自然比不得男人,心思动了,上手什么都能来。我不排斥她,但是也不爱她,就觉得,跟这个人在一起,也不错。”

    南绛越听越不对:“人家都跟你五弟一起了,你也明知人姑娘年纪小,容易被摆布,你让她见不得光,把自己的私心说得那样光明正大,让别人做外室,不想要负责,还说什么成婚也是那样……你……你这不是给人洗脑吗?那姑娘信了?”

    云令政看着南绛:“没有,她闹得厉害。”

    南绛呼出一口气,像是为了那个姑娘:“还好还好,那姑娘知道是非,不会做人外室……云二哥,你……”

    “后来,她的心又被我捉了回来。我跟着她回她家,女子都是容易被一些男人的好感动的,男人付出一点好,她们便没了心智一样,愿意给这个男人生儿育女。我说我娶她,也是因为此,大婚之日,她家族门户大开,兄嫂归来,我婚礼上跟着白添翎离开,抛下她一人,之后,她满门被屠杀。”

    南绛的脸色一僵。

    却听见云令政问:“而后,在后来的两个月,我才渐渐对她起了男女之外的心,我才开始心里一点点有她。但是她现在,恨我恨到了极点,我如何才能再把她留在身边。”

    南绛吃惊地看着云令政。

    许久找不到一句完整的话来。

    这些事情,但凡是真的,听着都那么炸裂……

    “你……你把人害成了这样,人家还要跟你在一起吗?你……人家又不是狗。换我不弄死你都是轻的,怎么还会跟你这种人在一起?”南绛眼底已经起了几分压制不住的厌恶。

    谁疯了还会回头的。

    这男人都不为了人家姑娘想想的吗?

    这算是间接杀害父母的凶手了吧?

    天啊。

    怪不得阿姐从来不提起这个人,怪不得她都不认识这个什么云二哥,大家也都不跟这种人玩儿……

    南绛眼底的厌恶刺进云令政的心。

    他张了张口,本来能说的口舌,此时说不出一句辩解,说多了,却更像是狡辩一般。

    “家中有兄弟五人,还有一个最受宠的妹妹。大哥早年离开家,三弟四弟是双生子,还很小,后来有了五弟六妹,我便如一个边缘上的人。看着父母欢乐,看着家中的兄弟欢喜。我自小不知如何去爱才行,父母生我,而养我者是我师父。师父年迈在我十七时已经逝去,无人教我怎么看待生命。”

    “我此生经历无数悲欢离合,学的是阴阳之谋,抬手之间,看人灰飞烟灭。我这样的谋士,但凡疼惜别人的性命,死的可能就不止我一个。”

    “她的家人是我害死的,可是……一条命而已,来世依旧还是人。若无来世,人早死晚死都是要死的,他们只是去的早了些,人的最终归宿,都是死。”

    云令政眼底猩红。

    南绛皱眉问:“所以你至今不觉得,你让人家一家人死成那样,有什么大错,只是死了几个人而已,是吗?只是死了几个人,就像是倒了一杯水一样。在你眼里,性命如尘土,是这样吗?”

    云令政的面色已经再难窥探,他却应了一声:“是。”

    难道不是吗?

    师父死的时候也是这样说的。

    人都是要死的,无所谓悲伤与否。

    三弟入了佛门,人生自有轮回路可以走,父母是,他今后也会是。

    死了,代表不了什么,只是不能在见面而已。

    他也是这样认为的。

    今后南绛也会死,他也会死,他没有想过有什么不同。

    是他害死的,他可以赎罪,他可以用一生弥补,在她裙下俯首称臣。

    只是,她为什么要嫁给别人!

    南绛瞪大眼睛看着云令政,这时候,马车停了,地方到了。

    南绛忽然想起有一种精神疾病,就是漠视生命,她想要建议云二哥去找云姒阿姐看看,但是转头,看见马车里面黑暗之中坐着的男人,她只觉得浑身泛冷。

    这种人,还是不要沾染为好。

    看着南绛逃一样的离开,云令政唇边溢出讥诮的笑,缓缓闭上眼。

    谁也看不见的暗处,他眼尾湿润了几分。

    再睁眼,首辅大人眼神清明,自下了马车,朝着萧家进去。

    只有他不想要,没有他得不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 天命成凰最新章节书目,按(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手机上阅读天命成凰:http://m.feishuwx.net/tianmingchenghuang/

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小说阅读网,无弹窗小说网,小说免费阅读,TXT免费阅读,无需注册,无需积分!小说阅读网注册会员,就送书架!小说迷必备工具!
推荐阅读: 唐俏儿沈惊觉 快穿九十九式 闪婚嫁给植物人老公后:我真香了! 五行双修 禁区 美漫:开局获得喜羊羊模板 被弃养后,我靠玄学直播爆红了 搬空候府后,揣着孕肚去逃荒 纵她骄矜 大佬的冲喜傻妻
天命成凰最新章节第1809章 姒,在云令政手中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