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我用阵法补天地最新章节 > 第1735章、酉兮钴玛

    陆风冷静之下,心中已有决意。

    此番离开南沽镇,当不再优先赶赴曲阜山,而是根据最紧急的事情而定,先一步赶赴战宗,去寻楚云荆会上一面。

    除了是因关切君子默伤情以及大陆局势外,还有着薛紫儿的这层顾虑在,自南沽镇赶赴战宗的途中,是可以顺道走上一遭紫霄山的。

    无极宗同样也在此般路径不远。

    待得处理完这些事情,离开战宗之后再去一一看望一众弟子以及夜羽堂众,当最为合适。

    毕竟,以他如今被悬红的处境,眼下活着回来的消息势必会被传开,堂而皇之的直接去寻一众弟子或者夜羽堂众,保不准会被那些宵小盯上,引起不必要的牵连。

    陆风于心中盘算了一番后,开口同江若云、叶梵等人交代了自己的计划。

    本想着兵分两路,让得叶梵先一步将玉菩佛燧送去给宁香,但却遭到了后者毫不犹豫的拒绝。

    叶梵听闻后佯怒喝道:“老陆,你这可就有些不够意思了,到底还当不当我作兄弟?自个跑去寻无极宗出气?如此畅快的事情怎能不带上我?”

    “当日你和云妹子在兽谷遭那贼人的算计,我没能帮得上忙,今朝怎么也得算上我一份,我此前光听老唐陈述那日的经历就对那老畜生十分不爽了,非亲手结果了他不可!”

    唐元挺直身杆朝着陆风这边迈了一步,没有言语,但意思却表达得十分明显,也让人感受到了发自内心的那股子坚定。

    他俨然也是不会坐视不管的,必然要同行上这一遭,且不说于那老东西同样愤懑万分,单是考虑到为民除害扫除奸魔他便不会袖手旁观。

    更何况,无极宗本身并不弱,他心中是怎么也不放心由着陆风一个人去面对的;

    在他看来,陆风如今的实力虽然强横了许多,无极宗上下怕是很难有威胁到他的存在,但考虑到无极宗这等卑劣势力,保不准有着什么下三滥的手段,还是有人同行彼此照料为好。

    江若云就更不用多说了,俨然一副风哥哥去哪里她就去哪里的模样。

    陆风无奈于叶梵等人的‘强势’,只得妥协下来。

    ……

    数个时辰后。

    陆风一行帮着驱逐了一番混乱的众多凶兽,看着南沽镇局势趋于安稳,再无过多停留,仅是同苗秋芸道别了一声。

    待得廉禾生后知后觉找寻过来想要邀请陆风一众留下参加庆功宴时,后者早已不再城内。

    苗秋芸在陆风等人离开后,情绪显得有些低落,这些天的相处下来,她早已无形之中对陆风众人形成了一份隐晦的依赖感,一直在一起时倒还没觉什么,而今陆风等人的离开,让得她只觉不管安排多少护卫在旁,都觉得没那么的安全感。

    与此同时。

    赶去南沽镇外不远处的临旁小部落的陆风一众,也在提及着苗秋芸的处境。

    虽说对于苗秋芸日后的境遇意见不一,但于她腹中胎儿的将来,陆风等人的意见却是出奇的一致。

    自南沽镇今朝的局势来看,以往对立的苗家和廉家俨然有了和睦共处的趋势,加上苗秋平对于这个妹妹的重视疼爱,未来的南沽镇,定是属于苗秋芸腹中这个孩子的。

    只要这个孩子天赋不是奇差,定将会被培育成南沽镇领军人物,一统南沽镇楚河汉界的对峙局面。

    这虽说是苗秋芸的一场意外所致,但其实也是大势所趋,就算没有这个胎儿,苗廉两家也大概率会捆绑在一起。

    毕竟只有拧成一股力量,才能更好的抵御外来势力,避免再受君家之流的势力渗透入侵,搞得南沽镇上下乌烟瘴气乱成一团。

    唐元在提及苗秋芸腹中孩子时,不禁还浮现出了几分羡慕之色,以他的话而言,不管是苗家还是廉家可都有着天魂境后息魂师的存在,苗秋芸的这个孩子,自出生的那一刻起,便至少有着两名天魂境后息魂师以及一众天魂境前息魂师的庇护教育,未来的成就定远超常人,甚至不会弱于寻常的二三流势力核心弟子。

    唯盼着不要行岔路,当个正值正义的人才好。

    一处隆起的黄沙坡地侧面,陆风一众停下了脚步,看着远处驻扎的部落。

    陆风犹豫的目光看向叶梵,“前面应该就是酉兮钴玛所在的部落了。”

    叶梵会意,毫无所谓的耸了下肩,“你们且管去就是,不用顾及我,我还不至于心眼小到记恨一个已死之人。”

    说着径直走向一侧,一副在此等候的模样。

    陆风轻叹一声,继续朝前走去。

    若非碍于魂誓之故,他还真不想抽出空闲去掺和这样的事情,还是履行着一个算是敌对之人的嘱托。

    唐元同样气愤,但气愤之余又不免有些好奇:“老陆,你说那个名叫酉兮钴玛的小孩,真的只是苦尘沙那厮的徒弟吗?该不会是他在外的私生子一类吧?要真如此,咱们帮着传道,算不算助纣为虐?可别又搞出个像苦尘沙这样的恶人出来。”

    陆风叹息道:“顾虑这些也没用,当日虽说苦尘沙存着一些算计,但我们立下魂誓不假,也确实从他口中知道了解除瓷灵鬼蔓剧毒的法子,而今帮着将他残魂敛入的纳具交给他指定的徒弟,也算是对当日因果的一种结算,未来如何,且就交给未来去吧;若放心不下,那回头咱们便再来一趟,若这酉兮钴玛修炼有成后持道为恶,咱们出手解决了便是。”

    也正因苦尘沙与叶梵之间的恩怨,陆风在来此部落前,才会流露出那般犹豫之色。

    可以说,若不是苦尘沙的追杀,叶梵也不至于被逼入得浮沙螺都,更不会有后边九死一生的无渊冥海经历。

    叶梵虽然看似坦然,但陆风和唐元尽皆明白,他于此事上定还是存着几分芥蒂的。

    ……

    陆风一行来到部落之中,相较于南沽镇而言,这个部落就犹似普通城镇的郊外小村庄一样,人口十分稀少,充其量不过百十来号人。

    四周来往的部落族民瞧见他们的出现,都带着几分警惕之色。

    面对陆风有意想要上前打听,也都纷纷先一步走远了开去。

    这让得陆风颇为尴尬,只得自己找寻起苦尘沙口中那个孩子的所在。

    ‘年纪约莫十五、六岁,左边脸上有着一条刀疤,常年绑着一头麻花小辫……’

    按说此般特征很好辨认才对。

    但陆风一行一连对照了数个相仿岁数的青年,却都无一能对应得上,部落中的小孩,好像大多都梳着麻花小辫,许是这里的民俗习惯,单是靠着刀疤一条线索,实在有些困难。

    这让得唐元不禁有些烦躁起来,都想着要不要逮个族民好好打听一番之时,一道细微的吵闹动静自部落后方极远处传了过来。

    听动静像是几个孩童的吵闹声。

    陆风三人相视一眼下,一致朝着动静传来的方向寻了过去,想着询问部落中的孩童,应该能更容易找到那个酉兮钴玛。

    但当来到动静传出的区域时,却是愕然发现,竟是一群十一二岁的孩童,在联合起来欺负另一个差不多身高的孩童,那被欺负的孩童已经被围殴踹到了一侧的残垣断壁之下。

    四周奚落嘲笑的声音此起彼伏,尽管听上去恶毒难听不已,但却又不乏带着孩童烂漫的天性。

    “小野种!”

    “有爹生没爹养的小野种。”

    “竟然还敢偷钱,偷到你姑爷爷头上来了!”

    那群孩童纷纷上前,又一轮殴打开始;

    被打的孩童蜷缩在地上苦苦支撑着,但却没有吐露半字,目光如狼般阴狠坚决。

    实在受不住那份伤痛下,整个身子蜷缩得更紧了几分,借着一侧残壁掩护,减少着被踹伤的部位。

    “呵啐~”

    那伙霸凌的孩童见踹得不过瘾,纷纷朝地上的那人吐起口水,领头的更是嚣张的爬上了那处残壁,当众褪下裤子,朝着角落蜷缩着的那人尿了下去。

    陆风看不下去,沉着脸出面制止。

    本以为散发的冰冷气势会吓退那些孩童,但却发现,那些孩童仅是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继而都不屑的走远了开去。

    离开的时候还不忘朝角落的那人奚落:“小杂种,居然还会有人帮着你,这些个外来人莫不是你阿母在外的野男人不成?今日算你命大,回头再来寻你要钱。”

    陆风因为那些孩童口无遮拦的放肆话语涌上一丝怒火,但念在都是一群涉世未深的孩童下,懒得去计较太多,也无暇去理会他们。

    因为,就在他靠近的那瞬间,清晰的捕捉到了角落处蜷缩着的那名孩童的容貌,郝然正是他所想找寻的那个酉兮钴玛。

    因为被殴打欺负,本该是麻花小辫的发型已经凌乱不堪,不过左边脸上的刀疤却是十分醒目;

    酉兮钴玛的容貌看上去明显比之先前那些孩童要老成不少,确实像是十五六岁青年的长相,但身形体貌却全然看不出差异,十分的矮小瘦弱。

    唐元俨然也没想到会是这般情景下寻到酉兮钴玛,顿时于先前的顾虑少了许多,一个能被比自己小那么多年纪的孩童围殴欺负,足可见其性情的软懦。

    但同样的,这般性子的人虽说老实,但内心阴暗面一旦激发,也是很有可能成为恶人的。

    是以,唐元拦下了想直接上前应付性完成任务,进行传道的陆风,想着再进一步观望一番。

    酉兮钴玛这时已经从角落起身,低垂着头扫了一眼相救自己的陆风,没有过多的感激话语,仅是神色冷漠的道了一句:“我偷的钱,是他昨日从我手里抢去的!这本该就是我自己的钱!”

    陆风一怔,没想到此般节骨眼下,酉兮钴玛想得竟会是解释事情的缘由,自证那份清白。

    唐元同样为这一幕所惊,心中于酉兮钴玛的印象好转不少,一个连‘清白’都如此重视的人,想来不会恶到哪里去。

    “他好有个性呀,”江若云更是直接表示了欣赏之意,蓦然觉得眼前的酉兮钴玛那份不卑不躁的劲头,有点像她自己小时候在江家的时候。

    陆风见酉兮钴玛解释完后径直离去,并没有选择出声拦阻,而是迎合唐元之意跟在了后头。

    果不其然,酉兮钴玛挺着被殴打的身躯来到了一处废墟碎石堆之中,徒手翻开了一块碎石,从中取出了一个布馕,里头存放着的郝然正是先前那番事件所涉及的那部分钱财。

    酉兮钴玛紧紧握着布馕,眼眶湿红的吼道:“这是阿母仅存的治病钱,就算死,我也不会给你们的!”

    陆风一怔,唐元和江若云也是被酉兮钴玛的话语所惊,他们终是领会到酉兮钴玛先前那般坚定眼神的缘由,原是牵扯着阿母的病情。

    唐元心中于其好感再生,“老陆,要不过去传了吧,这样赤子心性的小子,不大像是会变恶人的存在。”

    江若云认同点头:“如果他能得到苦尘沙的那部分传承,保不准有了实力能更好的自处,也能少些被人欺负的局面。”

    陆风听言暗自表示认同。

    待得三人出面再次来到酉兮钴玛面前时,后者连忙藏起了手中的布馕,一副警惕决死的模样。

    陆风甩出苦尘沙的纳具,直言道:“这是你师傅叫我们留给你的,里头应该有他留给你的传承,有了他,今后你不会再受任何欺负。”

    酉兮钴玛明显愣了一下,但脸上却并没有任何惊喜,反而忧心问道:“我师傅他死了?”

    陆风一惊,俨然没想到酉兮钴玛第一时间开口说的话竟不是感激一类,而是想到了苦尘沙可能出现意外;

    更没想到生死大事于眼前这个瘦削弱小的青年口中说来,竟是如此的淡漠,仿佛并不是什么大事一样。

    一时间,陆风心中都有些拿捏不准,此般帮着传道到底准确与否了。

    简单陈述一下有关苦尘沙的死,将之归结为苏蛇所致的意外后。

    陆风三人便径直离开了部落,不愿徒生过多的牵扯。

    但就在他们回到原先的沙坡区域时,却不见叶梵的身影。

    环顾四周,也不见任何叶梵留下的痕迹。

    “真是怪了,”唐元苦闷着脸,叹道:“老叶这家伙跑哪去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 我用阵法补天地最新章节书目,按(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手机上阅读我用阵法补天地:http://m.feishuwx.net/woyongzhenfabutiandi/

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小说阅读网,无弹窗小说网,小说免费阅读,TXT免费阅读,无需注册,无需积分!小说阅读网注册会员,就送书架!小说迷必备工具!
推荐阅读: 流氓老师 神话纪元,我进化成了恒星级巨兽 大道争锋 太荒吞天诀 斗破苍穹 修仙吗?炮灰黑化逆袭的那种 树妖 世界危机 校园太子爷 全球降临:杀戮战场
我用阵法补天地最新章节第1744章、不战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