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悠悠,碧空如洗。

    飞鸟振翅翱翔,俯视着身下的一座巨城。

    城市的边缘角落里,密密麻麻的羊肠小道像是毛细血管散乱分布,串联着一座又一座旧式院落和房屋。

    乍看之下,像是一件华服上的一个个补丁,突兀,难看。

    在其中的一个补丁里,坐落着一个三进屋子的老式院落。

    院落里住着十几户人家,其中第二进有两间老式屋子,被一间暗暗的堂屋相连。

    而就在屋前青石铺就的院子里,一个十岁出头模样的少年正迎着朝阳打拳,还未完全长开的身体显得有些单薄,但是一挥一动之间都透露着一股力量感,肢体转动带起的微风卷起地上的灰尘,在阳光下透着迷离的光。

    在旁边的屋檐下,三个小萝卜丁,一男两女,齐排排地蹲成了一列,不约而同地双手托腮,乌溜溜的眼里都发着光。

    “呼~”

    活动完筋骨,何天徐徐吐出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哥,你这是什么功夫?哪学的?能教我不?”

    “哥哥,我也要学!”

    随口应付着三个围上来叽叽喳喳乱叫喊的小屁孩,初来报道的何天在脑海里温习着剧情。

    这三个小孩按照年龄排序,八岁的是乔二强,六岁的是乔三丽,四岁的是乔四美。

    加上这具身体的原身,十二岁的乔一成,就构成了现在乔家的F4。

    没错,这就是《乔家的儿女》,又名为乔家的五个倒霉蛋的世界。

    第五个倒霉蛋乔七七如今还在母亲的肚子里躺着,还没呱呱落地。

    现在是1977年,是剧情刚开始的一年,按照原剧情,就是在这一年,乔母魏淑英会在生下乔七七的时候难产而死,从此乔一成就要开始了又当哥又当妈的日子。

    也是这个天字第一号倒霉蛋令人心疼一生的开始。

    不过。

    何天耳朵微动,听到屋里传来的些许声响,随手就听到了魏淑英温柔的呼唤:“一成,一成,叫弟弟妹妹过来吃早餐了。”

    “好的妈,我们马上过来。”何天冲着屋里回了一句,然后伸手像是赶羊似的赶着三个萝卜头进屋。

    没错,所幸何天穿得早一点,截止今日为止,魏淑英怀孕才四个月出头。

    也就是说,何天还有改变这个女人命运的机会。

    要不想以后当妈,现在何天就必须保住这个妈。

    乔家的早餐很简单,只有白粥和咸菜,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个鸡蛋羹,这是乔母偷偷养在院子里的母鸡芦花今天的成果。

    乔家四小里最嘴馋的莫过于乔二强,呼噜噜喝粥的同时眼睛始终不离鸡蛋羹,眼睛就差变成蛋的影子了。

    乔三丽和乔四美表现好一些,但是时不时也看着鸡蛋吞口水。

    都是十月怀胎生的孩子,魏淑英看着孩子们的这番表现,有些心疼,暗里有些羞愧自己的无能,竟连一口好吃的都不能给孩子们。

    但是她也没办法,乔家拿工资的就两人,却要养四个孩子,能够顺利拉扯长大就谢天谢地了,要想生活过得滋润一些,委实难为她。

    所以她能做的只有用一根小勺子,挖了几小块嫩黄的鸡蛋,放到了乔二强和乔三丽的碗里,至于乔四美,现在还太小,她就喂到了嘴边,看着乔四美一点点把鸡蛋津津有味地吃下去。

    看着三个孩子脸上绽放的笑容,魏淑芬心里得到了些安慰,怀孕后有些浮肿的脸也露出了笑容。

    不过正在她把最后一勺鸡蛋伸向长子碗里的时候,却看到长子已经把吃干净的碗给收了起来。

    “一成?”魏淑芬有些纳闷。

    “妈,你吃。”何天笑道。

    斜头瞅了一眼乔二强:“二强你吃快点,再不走上学就要迟到了。”

    说完何天就端着空碗离开了。

    没有去看那还剩大半的鸡蛋羹,魏淑芬不是心狠的妈,之所以只给几个子女分那么一点,是因为她只能分这么一点。

    也不是要把大头留给自己,而是得留给她的丈夫,乔祖望。

    一想到乔祖望,何天就觉得浑身骨头发痒,手指不知觉地活动了起来。

    想揍人了!

    要不是乔祖望昨晚又不知道猫在哪里熬灯油似地打麻将打了一个通宵没回家,何天昨天来报道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让乔祖望领略一下开酱油铺的滋味。

    天下渣爹何其多,能打一个是一个。

    乔祖望这个渣爹,劣迹斑斑,数不胜数。

    就光是剧情开头的做的事情就让人吐口水。

    魏淑英在医院生产的时候,乔祖望在麻将桌上奋战,魏淑英的妹妹魏淑芳去找他的时候还磨磨蹭蹭,没有半点下牌桌的意思。

    魏淑英难产之后,魏淑芬和丈夫齐志强想着魏淑英一生艰苦,走了能多点体面,贴了些钱让乔祖望买个好点的骨灰盒,结果这钱直接让乔祖望揣自己兜里了。

    妻子过世后,乔家的孩子们就像是孤儿,乔祖望这个爹完全没有承担起应尽的责任,只是每个月给乔一成十块生活费,逼着这个十二岁的孩子接过母亲的担子,照顾起几个弟弟妹妹。

    自己却过着悠哉悠哉的生活,上班摸鱼,下班打牌,赢钱了就买点老酒猪头肉犒劳自己,连个油星花子都不让孩子们尝到。

    不能说这个渣爹对自己的骨肉没有感情,对自己的妻子没有情分,只能说,有,但真的不多。

    在乔祖望的人生排序里,他自己永远是第一位,远远拉开后面。

    何天甩甩头,不能再想了,越想越气,直让他有种现在就跑去揍乔祖望一顿的冲动。

    至于打不打得过,何天完全没有考虑,系统技能是出了名的不讲道理。

    虽然这副身体看着单薄,但是里面蕴含着的力量何其惊人,何天让乔祖望一只手都可以打得这个爹满地找牙。

    不过相比揍人出气这个事情,摆在何天面前的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如何保住魏淑英这个妈。

    望闻问切,问的话此时来看太过突兀,但是何天昨晚趁着魏淑英睡了之后悄悄摸了脉,加上观察体表症状,不难判断出魏淑英这个孕妇的身体正在响着红色警报。

    典型的营养不良,这也难怪后来难产生下的乔家老五只有四斤八两。

    而且魏淑英今年已经三十五岁了,妥妥的高龄产妇,生育风险本来就大,要想母子平安那得花费比正常孕妇更多的功夫。

    所以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给魏淑英补充营养,把身体调理好。

    何天来到这个世界的任务是让乔一成这个天字第一号倒霉蛋大冤种过一个快意幸福的人生,父母双全家庭完整这也是幸福的一个方面。

    再说了,何天愿意关爱弟妹,但是真没兴趣天天当妈,累得慌。

    有时候,弟妹还不如子女好管教呢。

    补充营养说来也简单,缺蛋白质就多吃瘦肉、鱼类、豆制品或者乳制品,缺维生素就吃对应的蔬菜水果,缺矿物质就靠坚果。

    总而言之,一个字,吃!

    何天甚至可以给魏淑英私人订制食谱,保证饮食合理,并且根据怀孕的不同时期需求进行调整,这些都不算什么事,动动手就能搞定。

    问题是,这一切都要钱和票。

    所以搞钱,是何天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件要做的事情。

    .......

    1977年,是特殊的一年。

    何天清楚,在明年,春风将席卷整个神州大地,越来越多的束缚被解开。

    但是那是以后,在今年,他还是有很多东西要躲着点。

    受限于环境和年龄,许多生钱的路子都和他暂时绝缘。

    但是,搞钱对他来说,依旧不是什么难事。

    夜幕已深,万家灯火慢慢由明转暗,胡同巷子归于沉寂。

    只是再如此安静的夜,都按捺不住浪荡人的心。

    李和满是乔祖望的牌友,他的家是几个赌鬼的常驻地。

    李和满父母早逝,娶了一个乡下女人,娶的时候只图这个女人颜色好李和满就没多了解,直接就点头答应了。

    娶过来之后才发现,这个女人是傻的,脑子有问题,而且还不能生育。

    所以李和满的家里很清静,通宵打牌都不怕吵到孩子。

    这年头打牌赌钱是不允许的,所以只能偷偷打,乔祖望和李和满几人就想了个法子,屋里窗子上拉着厚厚的窗帘遮住屋内的光亮,再在麻将桌上垫上厚的粗毛毡子。

    如果不是靠得很近,是很难发现这屋里打牌的动静的。

    昏黄的灯光下,小小的房间里围坐着五个人,四人搓麻,剩下一人上不了桌只能旁观。

    乔祖望脸上带着春风,显然今晚手气不错,右手边的桌面上一叠叠的高高的票子就是证据。

    “哎呦呦,又胡了!”

    “又输了!”

    “老乔,你这是拜了哪家庙里的菩萨神仙啊,今晚手气这么好,都连赢七把了。”

    “是啊,再打下去我兜里都要空了。”

    “说哪门子玩笑话呢,谁不知道这里就数你老李家底子最厚,别在这里喊穷埋汰我。估计是财神爷知道我家又要添一张吃饭的嘴,路过赏赐了我一点小小的财运。”

    话是这么说,但是乔祖望脸上得意的笑容丝毫不加遮掩,两手伸出,从输家手里接过票子的时候感觉魂都要飘了出来。

    “来来来,别停,快继续。我偏不信这个邪了,不把今晚输的钱赢回来,谁都不准走。”

    “来就来,谁怕谁啊!”

    牌刚洗好正要砌,灯突然灭了,室内陷入一片黑暗。

    “唉怎么啦?这灯刚还好好的,怎么说坏就坏?”

    “老李这是你家,你快去看看怎么回事?”

    “大家别着急,我去隔壁屋找根蜡烛。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兴许是这个灯泡坏了,换一个就是了。”

    “行行行,那你快点。”

    黑暗中李和满摸着黑,凭着记忆和摸到的参照物找到了门。

    刚把门打开,一只脚都还没迈出去,整个人就惨叫一声,往后倒飞了出去,撞在身后的乔祖望身上,两人在地上混成一团,呻吟惨叫声不断。

    屋内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道黑影就从门外窜了进来,刚打开的门刷地一声重新闭合。

    “你谁啊?”

    屋内还站在的人只来得喊出这么一句,几声拳头击打在肉体上的闷响过后,已经再也没有站着的人了。

    “嚓~”

    一缕火苗在火柴头上燃起,借着火光,黑影在地上的几人身上摸索了一番,又在附近的地面找了找,把找到的东西往兜里一塞,人就往门的方向退去。

    临退到门边脚步突停,微弱之极的光线里,黑影又回到了几人身边。

    乔祖望有些昏昏沉沉,依稀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给拽着提了起来,乔祖望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想开喷,哪个王八羔子敢这么作弄他乔大爷!

    但是紧接着来的几个巴掌声,和双颊传来的滚烫火辣的剧痛让这个念头彻底消失无踪。

    一声惨呼也没出口的机会,就又被打晕了过去。

    教训完了乔祖望,黑影又来到李和满的身边。

    没有犹豫,两颗放学路上摸来的两根铁钉脱手而出,精准地命中李和满下半身的要害。

    黑暗中没人能看到那如两颗鸡蛋破裂碎开的场景。

    黑影没再停留,动作利索地开门走人,在墙上轻轻借力,身形轻盈地跃了过去,飘忽而去。

    无视了身后传来的堪比孕妇产子时的惨叫声,还有被这声惨叫彻底惊醒的夜。

    这个在剧中三年后会对才九岁的乔三丽伸手的禽兽不如的家伙,既然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那就别要了!

    腾跃之间,黑影很快就回到了乔家。

    轻手轻脚地回到了屋里,三个小萝卜头没人注意到哥哥曾经离去,正呼噜噜的睡得正香。

    帮乔二强把踢开的被子盖好,何天伸手轻轻地摸了摸乔三丽的头,小女孩的头发因为营养不良而毛躁,但是小脸蛋在淡淡的月光映衬下有种恬静的美。

    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乔三丽小脑袋动了动,在何天的手上蹭了蹭。

    看着这只熟睡的小兽,何天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放心吧妹妹,以后你的人生不会再有那道阴影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 诸天影视从以家人之名开始最新章节书目,按(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手机上阅读诸天影视从以家人之名开始:http://m.feishuwx.net/zhutianyingshicongyijiarenzhimingkaishi/

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小说阅读网,无弹窗小说网,小说免费阅读,TXT免费阅读,无需注册,无需积分!小说阅读网注册会员,就送书架!小说迷必备工具!
推荐阅读: 唐俏儿沈惊觉 快穿九十九式 闪婚嫁给植物人老公后:我真香了! 五行双修 禁区 美漫:开局获得喜羊羊模板 被弃养后,我靠玄学直播爆红了 搬空候府后,揣着孕肚去逃荒 纵她骄矜 大佬的冲喜傻妻
诸天影视从以家人之名开始最新章节第8章 互相伤害